陕西佛教-西安善导念佛团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论坛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53|回复: 0

好法知时机,当机乃发生

[复制链接]
佛成 发表于 2016-1-26 06:51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好法知时机,当机乃发生
——佛成
    好法知时机,当机乃发生。
    这二句话由唐代诗人杜甫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诗句有感所化。
    佳句以“好”字开诗,与“雨”字合璧,妙赞春雨。“好雨”好在哪里?好在拟人般的善解人意——“知时节”,妙在随顺人意,应时节——“当春乃发生。赋予春雨以人的生命和情感,春雨体贴人意,知晓时节,在人们急需的时候飘然而至,催发生机。多好的春雨!
    这二句诗句给我们以什么样的启发呢?
    “好雨”——“知时节”——“当春乃发生”。
    好→知(时节)→当(时节)→乃发。
   “好”,必须与实物“雨”连在一起,好附于物而不空,好才能落实,谓之真好,这是第一好链。
   “好雨”必须与“知时节”连在一起,应于最佳时,好才得以实现、喜人,是好的第二链。
   “好雨知时节”必须与“当春乃发生”连在一起,应在“当春”之时节,而非别时,妙在“乃发生”,应时而作,不虚作,物受其润益,令人欢喜,是好的终极。
    若雨不知时节,不当春乃发,发非其时,人不欢喜而恶之,还叫好雨吗?显然就不存在好了,反而受害而不好。
    推物及人,好雨如此,好法之人亦复如是,好法知时机,当机乃发生。
    好法一是好法之人,二是所好之法,独指佛法。佛法之大纲即是佛法之教判与行判,故好法之人,必须知佛法教判、行判,必须知佛法之时,必须知受法之机,能观机逗教,当机——应机乃发生,为之说教。
    很多好法之人,不知晓佛教教判与行判之好,也不知道教判、行判当机乃发生的时机,何机当发,何机不当发;何时当发,何时不当发;心中茫然,自心茫然,发不应机顺时,逆时悖机, 必然是自茫茫他,心中生出种种之误。
    有一师兄对《观经疏》有诸多盲点,微信给我留言:
    观经要义,楷定古今。
   (释义):此善导大师所疏的观经要义,是以前及现在,将来解释《观经》的标准,依据也是就是指南的意思。
    <综合理解>:
    凡是佛法,都有适用当机行者。
    善导大师楷定古今的当机行者:一是定散两门当机者皆是凡夫,不是圣人。
    凡夫的贪嗔痴烦恼障重,不会妨碍阿弥陀佛的救度,要门皆得往生。
    念佛即定即散,最易最胜,功德最大。
    念佛是正定之业,散门下品下生也是念佛。
    二是正行杂行之要义,同样只适合凡夫。但此《观经》“佛为凡说,不干圣也。”已证果出离生死的圣人,不是适用范围。若以正行杂行衡量圣人修行净土,是错解,进尔把永明延寿大师等圣人示现度众生,妄议为杂修杂行,其过非小。佛言:不能解如来所说义,是为谤佛。
    粗观师兄这段留言,其心意在说明一个问题,善导大师的正杂二行,只适合修定散的凡夫,不适合圣人示现度众生的永明延寿大师,如果妄议永明延寿大师为杂修杂行,是大过,是谤佛。这一个问题本身就是因盲错置,不存在、不成立的命题。
    再一个错点,就是所言的:“念佛即定即散,最易最胜,功德最大。”是病句。病在“念佛即定即散”,因为念佛非定非散,超定超散,通摄定散。
    解读善导大师“正杂二行”,善导大师集净土之大成,创“要弘二门判”、“正杂二行判”,这是净土宗门内的行判。它的适应时机只适应于净土宗门内的行判,不适应于净土宗以外的宗门。这是好法者必须知道的时机点。进入净土宗门内依此行判,不进净土宗门不用此判!应知!
    进入净土门,一是原来修圣道的,既涵“息虑以凝心”的定善机,又涵“废恶以修善”的散善机,回向求生极乐净土的,就进入了净土宗门,属于净土宗门内的要门行人。如果修定修散,不回向求生,还是修圣道行人,不是净土行人。二是非定非散的造恶之人,即下三品的行人。
    一旦进入净土宗门内,就要以净土宗的行判来判定行法,也就如一个人是这个家的家人,就行这家的家法,不是这家的人就不受这家家法的道理一样,你是净土宗行人,就以净土宗行法对照,依宗法行持;你不是净土宗行人,就不用净土宗行法对照,就不依净土宗法行持。不管是要门善机人,还是一生造恶无善之机人,进入了净土宗门,通通归于弘愿,通通归于一向专称弥陀佛名的正定业之行。进入净土门内了,完全靠念佛,乘佛力往生极乐世界,虽行诸善,不以诸善回向求往生,从念佛心中随心随力广行诸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进入净土门内,不回转自力归于佛力,不回转自力修行归于弘愿念佛,还继续靠自己修诸功德回向求往生,这时就是应用要弘二门判行判的时机,导要门归于弘愿。这时就是应用正杂二行判行判的时机,导杂行归于正行。一旦进入正行,则适合应用正助二业判行判的时机,导令舍助专定,归于一向专称弥陀佛名之正定业。这就是“好法知时机,当机乃发生”的运用,时机到,当机乃发;时机不到,待机乃发,不可违逆时机,悖机乖时。
    净土宗教判有:难易二道判、自他二力判、圣净二门判,这三种属于净土宗对一代时教的总判。释迦牟尼佛一代时教所说一切法门,总判为二道,一为难行道,一为易行道。总判为自他二力门,一为自力门,一为他力门。总判为圣净二门,一为圣道门,一为净土门。净土宗为易行道、他力门、净土门。净土宗以外的一切宗门,通判为难行道、自力门、圣道门。这时才用教判,才是教判当机乃发生的时机;如果这时用行判,则是错用、乱用。应知:教判适用于一代时教一切法门的总判,行判仅仅用于净土宗门内,不可拿净土宗门内的行判作教判去判一代时教,这叫教判与行判错置、错用。
    另外师兄所指有人用净土宗正杂二行判,判永明延寿大师为杂修杂行,是谤佛之言论,实属离谱之言,可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。
    其一,作为祖师示现绝不以圣人自居,净土十五祖师无一自居圣者。
    我们先看昙鸾祖师怎么说自己:
    我从无始循三界,为虚妄轮所回转。
    一念一时所造业,足系六道滞三涂。
    昙鸾大师自己说:我昙鸾啊,从无始劫以来,都在三界里面循环打转,从来没有出去过;皆因妄心做事,妄业轮转,都是虚妄,没有一点真实,六道轮回,不能出离。一天八万四千念,念起念灭,刹那不停,一念一时所造的罪业,都足以把我们捆绑在六道内,滞限在三恶道之中。一念如此,何况念念?我们怎么能够出离。
    再看道绰祖师怎么说自己:
    一切众生,都不自量:
    若据大乘,真如实相第一义空,曾未措心;
    若论小乘,修入见谛、修道,乃至那含、罗汉,断五下,除五上,无问道俗,未有其分;
    纵有人天果报,皆为五戒十善能招此报,然持得者甚稀;
    若论起恶造罪,何异暴风駃(kui)雨。
    道绰大师自己说:一切众生都不自量,自然也包括我在内。自己称量称量自己:若据大乘,真如实相第一义空,曾未措心;若论小乘,无问道俗,未有其分;纵有人天果报,皆为五戒十善能招此报,然持得者甚稀;若论起恶造罪,何异暴风駃雨。
    道绰祖师审量自己和众生根机说:一切众生,都不自量!大乘曾未措心,小乘未有其分,人天戒善持得者甚稀,起恶造罪是专家,如暴风駃雨一样凶猛,这就是祖师的风范。
    再看善导大师怎么看自己:
    决定深信: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。
    善导大师说他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,没有出离之缘,必须乘托弥陀大愿业力。
    再看印光祖师怎么看自己:
    印光本一无知无识之粥饭僧,只会念几句佛。虽虚度光阴七十馀年,但于佛法,实无彻底之研究。
    光粥饭僧耳,除着衣吃饭外,别无所能。
    光宿业深重,有目如盲。滥厕僧伦,虚消信施。愧不能力修定慧,断惑证真。唯期以仗佛慈力,带业往生。
    光乃无知无识粥饭僧,道德修持毫无,只会念几句佛,何能作人之师。     印光祖师说他自己是一个无知无识,道德修持毫无,宿业深重的粥饭僧,只会念几句佛,别无所能,必须仗佛慈力带业往生。
    永明延寿祖师亦不例外,祖师都不以圣者自居,不存在用正杂二行判去判永明延寿大师的,永明延寿大师应化世间,善察时机,导化禅机众生归于净土弘愿念佛,故作四料简以明净土之殊胜,导万善齐归念佛。
    师兄不明净土宗教判、行判,乃至行判作教判,行教二判错置错用,故有认识之误。
   好法知时机偈
   好法好在知时机,当机妙应乃发生。
   知时末法五浊世,无佛之时难修行。
   好法即是弥陀号,当机凡夫非贤圣。
   净土教判心要明,难易自他与圣净。
   行判正杂与要弘,正定助业要分清。
   教判总判一切教,行判独判净土宗。
   教判行判当心记,当机乃发莫乱用。
   万法归一归念佛,万法归宗净土宗。

        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论坛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陕西佛教-西安善导念佛团 ( 陕ICP备09023702号

GMT+8, 2019-1-16 09:36 , Processed in 0.105183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